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成人中专 >

建党百年之红色特工卢志英潜伏22年因叛徒出卖被残忍活埋

  曾化名卢涛、卢宗江、王殿臣、周志堃、周志坤、周瑞生、王瑞昌等。父亲卢金冠当过郎中、教过私塾,母亲徐氏勤劳节俭,家境殷实。1920年,考入昌邑县乙种蚕桑实业学校。第二年,县警备队长三伯父卢金赠被土豪勾结土匪杀害,对卢志英影响很大。

  毕业后,卢志英闯关东考入绥宁镇守使署军官讲习所,毕业分配奉系东北军,目睹了老百姓的苦难。1925年,卢志英脱离军队回到家乡,后到河南、大西北。

  1926年7月,北伐开始后,卢志英化名周志堃,打入甘肃冯玉祥西北军任上尉参谋,秘密开展工作。1927年,调任骑兵3师8旅16团2营营长、师参谋主任。

  四?一二事变后,张育民等十几名战友被捕,在刑场上被卢志英救下,卢志英趁机率骑兵第2营500多人起义,突围中左腿负伤,转移到了河南。

  1928年1月,卢志英被组织派到陕西关中搞军运,以蒲城县保安总队长的身份,策划暴动。这年秋天被捕,消息很快传到一所学校。在蒲城县立小学教书的张育民,通过师部做饭一个学生家长偷配了牢房钥匙,一天夜里将卢志英等人救出。

  张育民,原名玉簪,1895年出生于陕西泾阳,毕业于省立第一女子师范。后进入陕甘中山学院,转入妇女运动班并加入组织。学院解散后,到蒲城县第一小学任教。

  卢志英被救脱险后,去了宝鸡。1928年2月,组织派卢志英和项与年到北平领导。卢志英化名卢涛写了一封感谢信,并寄50元约张育民到北平深造。张育民离开泾阳官道村老家,元宵节过后赶到北平,进入北大医学院护士专修科。

  卢志英一边从事地下工作,一边在北京大学、清华大学旁听,自学英语、法语、德语、日语。比卢志英大9岁的张育民,经项与年介绍,对卢志英了解更深了。

  1928年8月,经组织批准,志同道合、患难与共的卢志英和张育民,举行了简朴的婚礼。周公、邓大姐祝他们互敬互爱,相扶相依,白头偕老,革命到底!还送来一对绣着伍、邓的鸳鸯戏水枕套当作贺礼。

  结婚后,卢志英和张育民通过工作,得到警察局长的鸦片换成大洋做经费,又筹集了一万多元,自己却靠典当衣物过生活,冬天捡旧衣物,平时吃烤红薯。

  1930年,卢志英从北京调到上海特科,来往于在京、沪、杭之间。随后,被派到西安做杨虎城的工作。1932年11月,化名卢宗江到南京任地下书记,接替暴露的王世英。不久,因争取王昆仑加入组织被捕,被营救出狱后回到上海。

  1933年秋,北平妻子张育民因叛徒出卖入狱。不久卢志英第二次被捕,敌人严刑逼供,一无所获。1934年春,卢志英被组织营救出狱,张育民也被取保释转移到上海,但是入狱前托付给一位工友照料的一岁儿子卢森林,从此下落不明。

  1934年4月,江西苏区在第五次反围剿中面临严峻形势,卢志英化名卢育生,与刘哑佛、项与年等十几人来到江西德安第四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部。

  保安司令莫雄号称莫大哥,与杨永泰、陈诚等关系很好,刘哑佛、项与年任参谋,卢志英是上校主任参谋兼清乡委员长,对接二局的曾希圣和钱壮飞。

  卢志英对莫雄非常尊敬,莫雄也对比自己小14岁的卢志英非常敬佩:这些青年人生气勃勃、坚强勇锐,与以前见过的人员截然不同。卢志英体魄魁伟、器宇轩昂,一副英伟军人形象。他知晓古今中外、天文地理,不自觉就让人革命启蒙。

  张育民也跟着到了南昌,开设女医生张育民诊所。后来她参与了营救方志敏,探监时偷偷带出方志敏的文稿,给后人留下了《可爱的中国》等资料。

  莫雄级别不够,但由于剿匪第一被特邀参会,会议是铁桶合围计划对苏区的最后一击,意在使江西从此再无匪患。得到莫雄的情报,卢志英让莫雄给特科简要发电,并连夜写在4本学生字典上,由项与年穿越封锁线送到瑞金。

  1935年3月,就在红军四渡赤水的紧要关头,莫雄被蒋氏调往贵州,改任毕节行政督察专署并兼保安司令。卢志英、刘亚佛等人摇身一变,成了毕节专署人员,卢志英出任参谋长、总务科长。敌军的情报陆续发出,红军渡过金沙江跳出合围。

  卢志英化名卢育生,穿着长衫戴着呢帽,操着一口山东话,出没在毕节大街小巷、乡野农村。一天,巧遇千里寻夫的张育民,一行人与敌军遭遇。张育民怀里的小儿子不停啼哭,卢志英脱下外衣包起孩子,挂在酸枣树树丫上,大家迅速撤退。

  1936年2月,卢志英和毕节天团又巧助贺龙、肖克红二、六军团通过了毕节。蒋氏得知勃然大怒,逮捕莫雄关在南京。卢志英奉命营救大哥,他把消息告诉莫雄的家人,让他们找杨永泰、张发奎、陈诚等保释,莫雄化险为夷。

  卢志英又化名周育生,借助建起的沪丰面包厂、大中华咖啡馆,在上海组建地下情报网。他会日语,又舍得花钱,很快取得日军驻吴淞海军司令保岛的信任。他和保岛都是传统文化的爱好者,经常在一起弹古筝、拉二胡,被视为知音。

  卢志英发动地下武装,组织抗日游击队,建立情报系统,给游击队运送武器弹药、药品。后来又开设了唐拾义药厂、金龙三轮车制造厂作为秘密联络站。

  1940年10月,卢志英撤离上海到苏北曲塘,拉起一支200余人的抗日武装。黄逸峰任司令,卢志英往任副司令兼参谋长,开始真刀线月,皖南事变,新四军处境艰难。

  新四军胡服在盐城召见卢志英,要求他重返上海,利用日本人的关系为新四军服务。离开上海两年,卢志英见到了带着两个孩子边做生意、边搞情报的妻子。

  他通过关系伪装成药品,给延安送去三台军用发报机。当叛徒出卖卢志英时,老朋友保岛第一时间通知他离开上海。1945年8月15日,日本投降。

  卢志英回到上海向保岛受降,但是保岛得到命令只能向重庆缴械,但作为老朋友,暗示卢志英车辆路线辆军车的装备。朱老总得知,直夸陈军长一下成了大财主,陈毅却说发这个财可不容易哦。

  日本投降后,卢志英借助康泽副官郑少石,在敌特机关、警察局安插了内线,他也成了中统沪东区副主任。戴笠与他拉关系,卢志英又成了军统情报员。

  1946年6月,解放战争爆发,卢志英化名王瑞昌,在沪、宁、杭地区领导地下工作,解放战争期间,他在京沪杭一带建立了30多个地下情报小组。

  第二个叛徒是郭潜,本名郭乾辉,曾用名陈然、郭铁梅、郭华伦等,1941年5月,作为南方工委组织部长被捕叛变,破坏粤北省委,逮捕。

  第三个叛徒是张莲舫,曾是卢志英手下。1946年8月向中统自首,随即暴露了王瑞昌(卢志英)、华东情报网组织、党员姓名、地点、职业等一大波信息。

  被捕前一个多月,因卢志英在上海工作时间太长,周公建议让他撤回解放区。但是来沪接替的杭州负责人迟迟未到。1948年3月2日,卢志英被叛徒出卖被捕。

  蒋氏得知后大喜过望,犒赏中统上海办事处400两黄金,中统正副局长出马,酷刑相加、高官厚禄,卢志英都不为所动。1948年12月27日晚,卢志英被特务用药水毛巾捂嘴迷昏后,运到雨花台,抬进木匣钉死盖子,残忍活埋窒息而死,时年43岁。

  建国以后,毛、周、朱和陈毅、罗瑞卿等多次接见张育民。1953年4月,张莲舫就擒伏法,得到了应有的下场。1979年,张育民在上海离世,终年85岁。